當前位置:100EC>媒體評論>陳禮騰:合規背景下在線教育平臺成本必然有所增加
陳禮騰:合規背景下在線教育平臺成本必然有所增加
發布時間:2019年08月19日 10:28:44

(網經社訊)摘要:日前,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生活服務電商分析師陳禮騰在接受《華商報》記者采訪時認為,近年來國家對教育行業持續加強規范與監管,這也導致相關企業的成本增加。在校外培訓管理趨嚴的背景下,好未來合規成本、教師薪酬等支出必然會有一定幅度提升。

陳禮騰認為,隨著教育賽道的競爭者日益增多,在生源固定的條件下獲客將進一步困難,這是線下和線上機構都需要直面的問題,“隨著校外培訓機構管理的不斷強化,教育企業在合規化經營上的考驗會更多,政策、市場及平臺內部因素都可能造成企業經營成本持續增多。”

以下為該報道原文全文:好未來上市近9年首現虧損 錢砸向在線教育?

好未來(TAL.N)于日前披露了2020財年第一季度未經審計財務報告(截至2019年5月31日),凈虧損730.4萬美金,相比去年同期的盈利6680萬美金,降幅達110.9%,為該公司上市9年來首次由盈轉虧。好未來在過去一段時間發生了什么?未來是否依然可期?

《月薪三萬,撐不起孩子的一個暑假》是兩年前暑假期間刷爆朋友圈的一篇文章,足以說明對待教育,家長們一直看的比天還大。巨大的市場空間也讓教育行業誕生了好未來(TAL)、新東方(EDU)等巨頭企業。不過,對于課外培訓行業來說,在費用上升、政策限制增多的背景下,昔日巨頭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好未來單季度虧損730萬美元,營業收入與增速放緩

作為中小學基礎教培“學而思培優”的母公司,好未來自2010年在美上市以來不僅從未虧損,并常年保持40%以上的營收增長速度。持續高增長也讓好未來在資本市場收獲頗豐,2018年6月股價達到47.63美元歷史高點,總市值超過200億美元。

幾乎沒有一家企業可以一直保持高增長。2019財年Q1,好未來營收同比增速還超過70%,到2019財年Q4已放緩至44.25%,出現首虧的2020財年Q1,更進一步放緩至27.6%。截至8月16日收盤(美東時間),好未來股價報32.88美元,相比昔日47.63美元的高點,已跌去3成有余。

從投資者電話會披露的信息看,好未來本季度78%的營收來源于學而思培優、勵步英語、摩比思維館等線下培訓,但線下培訓的營收增速正顯露疲態。“好未來營收增速‘下臺階’主要因線下培優明顯放緩。”開源證券經紀業務總部投顧業務部投研崗薛凱強表示,具體來看,好未來線下培優營收增長從2019年財年Q3開始明顯放緩,2019年財年Q1-Q2營收(美元口徑)同比增速在50-60%左右,到了2019Q3-2020Q1 放緩至10-20%左右。

西安交大管理學院特聘教授仝鐵漢表示,一般情況下,企業營收增速放緩的原因有:原來營收基數變大,當期增長額不足;由于外部因素、競爭對手或同質化產品等原因導致企業大幅提高銷售收入而影響營收增幅;企業內部經營管理等因素導致,也不排除企業正處于戰略轉型和管理升級期形成“陣痛”,需要待相關條件改善后迎來更好發展。

薛凱強認為,好未來的商業投資范圍較廣,一方面來自于內部業務與產品拓展,另一方面則來自于旗下產業基金在教育領域的投資與收購。透過財報來看,由于其在多個投資標的上存在價值損失,即:好未來本季度長期投資減值損失達到5060萬美元,而去年同期長期投資減值損失僅為970萬美元,這也是好未來9年來首虧的原因之一。

校外培訓被擺在監管聚光燈下,企業運營成本增加

好未來并非是唯一一家營收增速放緩的企業。另一教培巨頭新東方也面臨相似挑戰。2018財年四季度,新東方營收同比增速在44.24%,到2019財年四季度約20.26%。

除了企業本身因素,國內教育的整體環境也發生巨大變化。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分析師陳禮騰指出,近年來國家對教育行業持續加強規范與監管,這也導致相關企業的成本增加。在校外培訓管理趨嚴的背景下,好未來合規成本、教師薪酬等支出必然會有一定幅度提升。

2018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門聯合印發《關于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的通知》要求面向中小學生的培訓機構均應取得辦學許可證。

今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門發布《關于規范校外線上培訓的實施意見》,明確教師資質要求,同時提高對教師資質監管。國務院印發《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升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文件指出:嚴禁以各類考試、競賽、培訓成績或證書證明等作為招生依據,不得以面試、評測等名義選拔學生。一系列政策出臺,將校外培訓擺在了監管的聚光燈下,進而可能降低市場對培訓服務的需求。

好未來在財報中表示,由于政策要求校外培訓機構不得一次性收取3個月以上學費,2019年3月到5月好未來遞延收入同比下降27.1%,同時,好未來還面臨對不合規培訓中心改造和搬遷、重新裝修等成本增加的局面。有分析人士指出,監管讓教培企業收費規模受限,雖然頭部企業有整合市場的實力,但短期內增速放緩已無法避免。

薛凱強認為,去年國辦80號文發布以后,對于校外培訓運營產生了一定制約影響,“好未來生源結構是正金字塔形,小學生居多,主打一二線城市、小學生為主的結構使得學而思培優招生面臨挑戰。”

“一對一”一節課時630元,單科暑期班花費近萬元

“暑假養娃能花多少錢?”最近這樣的問題在社交平臺上引發熱烈討論。一位家長表示,一系列的補習班、輔導班、興趣班報下來,暑假上萬元的支出只是標配,一年開銷數十萬元也不算夸張。

在教育支出方面,國人的確不遺余力。西安曲江新區的任女士表示,自家孩子小學二年級就開始參加學而思的數學開發思維課程,九月開學就五年級了,已經堅持了三年多,“當初和其他家長一起去試聽,感覺不錯就報班了。”她表示,課程分春秋班和寒暑假班,“入學時有測試,根據學生能力分班,后期通過升班測評來提高班級類別。”參加這樣的思維課程花費多少?任女士簡單算了一下,單學科每年花費在一萬出頭。

侯女士的孩子已經讀初三,之前也參與過學而思學習,基本上每年單學科的花費也在上萬元,由于孩子馬上面臨初三升學,最近她打算再報班,可讓她無法相信的是,“這個‘吸血’能力這么強的學而思,怎么可能還會出現虧損?”

8月13日下午,華商報記者來到西安曲江一所學而思培優,在門口停留的近20分鐘時間里,不斷有家長來咨詢報名。該機構前臺兩位工作人員一直忙于接待家長,或分身接電話處理咨詢業務。若不是記者主動前去排隊說話,根本沒人搭理。“他們根本不愁沒生源,甚至還要排隊測試報班。”家長馬女士告訴記者。

華商報記者咨詢發現,這家學而思培優單課時費用在200元左右,若同時報春季、秋季及寒暑假班,單科年花費的確在1萬元左右,每個班的學生在15-20人左右。

好未來旗下的愛智康主打一對一和8人班模式,收費更高。8月14日上午,華商報記者從高新區一家愛智康機構了解到,8人班單課時費用為360元,1對1教學小學畢業班(5年級)單課時630元(兩個小時),初中單課時615元(兩個小時)。秋季班18個課時,暑期15個課時。這樣算下來,如果采用一對一教學,相當于小學5年級報單學科的暑期班花費就達9450元。

押注在線教育業務,網校獲客成好未來燒錢重要原因之一

學大教育、新東方等一樣,好未來本是做線下培訓起家,依靠線下積累的品牌、教研及師資成長為行業內的巨頭企業。不過,近幾年,好未來的業務結構正發生變化,好未來將重點放在線上業務擴展上。

這種結構轉型的背后也充滿挑戰。為了吸引生源,已是人滿為患的在線教育行業,燒錢大戰在所難免。今年5、6月份,各平臺就已摩拳擦掌:猿輔導、作業幫等先后開啟暑期低價課的宣傳。有平臺推出的暑期系統班課程售價低至49元。最近在朋友圈傳播的一張聊天截圖顯示,在線教培訓機構學而思網校、猿輔導、作業幫等暑期的廣告投入達到了1000萬元/天。在線教育暑期的“搶人”大戰伴隨海量廣告投放是不爭事實。

大張旗鼓“燒錢”之下,好未來2020財年Q1銷售和營銷費用為1.55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大幅上漲64.4%;行政和管理費用達1.76億元,比去年同期上漲40.3%。

 國金證券認為,因為在線教育的“內容同質化+平臺低遷移成本”特點,在線教育的互聯網平臺本質使得行業競爭必定會有一場血戰,在線教育公司不得不支出巨量營銷費用,平臺型在線教育公司很難盈利。最終大概率存活的只有2-3家巨頭,形成行業壟斷。目前,現有平臺類在線教育公司或將繼續通過投入高營銷費用來維持獲得生源。

薛凱強分析,在線教育市場仍處于砸錢打品牌獲客的初期發展階段,雖然好未來等線下巨頭已有品牌優勢,但為了快速擴充客群、增加客戶粘性仍需要大量營銷投入和服務跟進。

學而思網校、愛智康在線課程等的確成為好未來業務向線上擴展的有力武器,但從家長認知來看,傳統線下教學的習慣培養,反而成為好未來線上教育獲客的阻礙之一。

有家長表示,只要有線下機構,她絕對不會考慮線上。因為線下的互動性更強,線下老師會根據每個孩子的情況提出問題和交流,孩子對知識的吸收更好,也會跟著老師思維和教學氛圍走,而線上很難做到這一點。這位家長認為,網校可能更適合兩種人群:一是沒有線下教學機構,或家長沒時間接送孩子上學;二是孩子自學和自律很好,完全不需要監督。

沒有永遠的高增長,教育產業的核心在質量而不在渠道

艾媒咨詢統計,到2018年全國K12群體規模達1億6973.6萬人,其中K12在線教育用戶達1968.9萬人,平均每位家長為孩子在線上輔導年花費6432.2元。

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我國教育行業一級市場共發生679起融資時間,平均每月融資事件約57起,同期共有13家公司在港或者是在美上市,涉及融資額達430.66億元。

這其中,有大量公司來自于在線教育領域。面對巨大的市場空間,他們中很多現在還難以盈利,而只能通過融資或謀求上市來輸血。

陳禮騰認為,隨著教育賽道的競爭者日益增多,在生源固定的條件下獲客將進一步困難,這是線下和線上機構都需要直面的問題,“隨著校外培訓機構管理的不斷強化,教育企業在合規化經營上的考驗會更多,政策、市場及平臺內部因素都可能造成企業經營成本持續增多。”

薛凱強認為,教育作為一種剛需行業,未來發展是毋庸置疑的,好未來布局的線上教育正處在發展階段,未來隨著5G技術的全面普及,會讓公司發展進入質變階段,短暫虧損是轉型路上必須面對的問題。

易觀分析師楊旭表示,基礎學科輔導與素質教育融合將逐漸成為教育行業新趨勢,以思維訓練、能力培養及學科核心素養為代表的新型賽道將會崛起。

事實上,教育行業的核心還是教育質量。僅以師資力量為例,無論線上還是線下,國內優質教師資源的稀缺都是公認的事實。然而在K12英語培訓這一領域,很多平臺都在強調自家師資“來自北美地區,教師錄取通過率不超過5%。”也難怪有家長哭笑不得,“都說北美老師一對一,可北美符合要求的老師有幾個?”在這樣的環境下,技術和渠道或許成為各企業的競爭法寶,但絕不應是唯一的稻草。

教育行業上市公司:在線教育增長迅速 線下培訓營收占比最大

教育行業上市公司2018年整體營收和凈利潤快速增長。根據年報信息披露完全的49家教育行業公司,教育行業2018年總體營業收入906.27億元,同比增長36.31%;總體凈利潤97.01億元,同比增長26.81%。

其中,A股包含22家上市公司,對20家公司的教育業務收入進行拆分,對昂立教育、開元股份、博通股份、中國高科、中公教育、美吉姆、天喻信息、勤上股份、百洋股份、紫光學大這10家公司的凈利潤進行拆分。原樣本池中的立思辰和拓維信息由于2018年的非經營性損失帶來了巨大虧損,故而被剔除。

港股包含13家上市公司,對網龍的教育業務收入進行了拆分,中教控股使用的是1H18-1H19的數據

美股包含了14家上市公司,為了與中國財年日期相對應,調整了6家美股公司的數據選取,其中好未來、四季教育使用3QFY18-3QFY19的數據。

根據主營業務的不同,將49家教育行業上市公司劃分為4大子行業,分別包括教育信息化;線下培訓;在線教育和學校。2018年業績分別為,教育信息化:收入129.15億元,+28.08%;凈利潤17.76億元,+36.96%。線下培訓:收入576.15億元,+36.21%;凈利潤54.60億元,+26.54%。在線教育:收入55.69億元,+67.13%;凈利潤-16.28 億元,-1.31%。學校:收入145.28億元,+34.86%;凈利潤40.94億元,+12.28%。

從營收增速來看,在線教育營收增速最高,領先于線下培訓、學校和教育信息化。從凈利潤增速來看,教育信息化增速最快,領先于線下培訓、學校在線教育。從各板塊的總收入占比來看,線下培訓占比最大,學校、教育信息化、在線教育位列第二、三和四名。

從今年上半年已經公布財報的教育類上市公司來看,業績有喜有憂。

8月16日晚間,重慶在港上市公司民生教育(01569.HK)公布2019年上半年業績,完成收益5.26億元,同比增長66.4%;毛利3.07億元,同比增長62.6%;凈利潤2.04億元,同比下滑7.8%。學生總人數達7.45萬人,同比增長71.8%,創歷史新高。

民生教育(01569.HK)上半年業績,完成收益5.26億元,同比增長66.4%;毛利3.07億元,同比增長62.6%;凈利潤2.04億元,同比下滑7.8%;凈利潤下滑主要由于2019年報告期內錄得按公平值計入損益的股權投資的公平值收益減少所致,減少金額約6030萬元。主營業務于報告期內穩定增長,經調整凈溢利增長2.5%至約人民幣2.33億元。

8月16日,凱文教育公布2019年半年度報告。報告期內,凱文教育實現營業收入1.53億元,同比增長70.79%;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虧損為5569.76萬元,同比下降7.78%。凱文教育稱,本報告期內營業收入的增長主要系本期招生規模擴大,教育服務收入及教育周邊收入增加所致。營業成本為1.46億元,同比增長32.85%,主要系本期招生規模擴大教師人數增長導致人工成本增加、直接教學成本增加所致。(來源:華商報 文/查京京)

網經社“電融寶”(http://www.cleveriphoneapps.com/Index/finance.html)是專業的電商投融資服務平臺。擁有的20000+投資方數據庫(包括天使投資人、VC/PE、產業資本、互聯網巨頭、上市公司等),以及近20年10000+電商融資事件大數據庫。為創業者提供項目主頁、項目診斷、項目包裝、投資人對接、項目宣傳、融資路演、社群對接、數據庫定向發送等多項服務。是電商企業投融資的重要“智庫”與投資者之間的“橋梁”。

平臺名稱
平臺回復率
回復時效性
用戶滿意度
骚虎视频-官网-黄色的影院-骚虎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