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100EC>媒體評論>曹磊:豐巢快遞柜必須要有規模效應才有可能賺錢
曹磊:豐巢快遞柜必須要有規模效應才有可能賺錢
發布時間:2019年08月21日 17:33:10

(網經社訊)摘要:日前,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在接受《財經》記者采訪時認為,“必須要有規模效應才有可能賺錢。”,在此基礎上,再來探索可持續的盈利路線。

以下為該報道原文全文:《“懶人”送件讓消費者生厭,快遞柜到底方便了誰?》

今年4月份,劉先生所在的北京市朝陽區某小區安裝了第三個智能快遞柜,這位快遞柜的老用戶開始抱怨“柜子是不是有點多了?”“有時候你明明在家,他也不聯系你就直接放這。”劉先生向《財經》新媒體表示。實際上,快遞柜催生的“懶人快遞”也是令多數用戶對其生厭的主要原因。

但快遞員也有自己的苦衷:“派一單就賺幾毛錢,上門不一定得跑幾趟才能送出去。讓放門口的,真丟了還是找我們賠。”即使需要為快遞柜支付租金,不少快遞員仍愿冒著被投訴的風險“先斬后奏”,讓包裹先“落柜為安”。

不過,按照《智能快件箱寄遞服務管理辦法》(下稱《管理辦法》)的規定,今年10月1日起,若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遞快件,應征得收件人同意。同時,智能快件箱的運營企業應合理設置快件保管期限,在保管期限內不得向收件人收費。隨著快遞柜行業的監管越來越完善,不僅快遞員吸引改變“懶人”做法,作為快遞柜運營方,也面臨更復雜的盈利難題。

快遞柜為何讓人“又愛又恨”?

消費者和快遞員各有話要說

對不少消費者來說,“方便代收”是快遞柜的核心價值。“白天上班家里沒人,放在門口怕被拿走。”“一個人在家的時候,我一般都讓放快遞柜,不用(給快遞員)開門。”多個受訪者向《財經》新媒體表示,快遞柜的確讓收取包裹變得更為方便和安全。

但隨著不少快遞員未經溝通便將包裹投放至快遞柜,來自消費者的吐槽也逐漸增加。例如,包裹被放入快遞柜后,往往導致變相強制簽收,開箱驗貨的環節被省略,更容易產生退貨糾紛;當包裹內是生鮮或大件商品時,若快遞員拒絕及時上門派送,則可能導致商品變質或增加搬運難度;有時,快遞柜的遠近也決定了消費者是否會進行投訴。“小區東西門、我家樓后都有快遞柜,快遞每次都一聲都不吭就放西門豐巢,我要走七八百米,來回跑幾次,是個人都有脾氣。”劉先生說。

除了由此付出的“隱形成本”,不少消費者也曾為快遞柜直接付費。《財經》新媒體咨詢速遞易快遞柜客服得知,若包裹超出免費存放時長,取件人需要支付服務費,但不同地區的設備收費標準并不統一。但據多位用戶反映,超過24小時后,包裹每多存放一天需要交一塊錢。豐巢快遞柜雖未收取超時費,但取件窗口的打賞二維碼已誤導不少用戶掃碼打賞。“顯示一個大大的二維碼讓你打賞一塊錢,在下面不起眼的地方有行小字‘直接取件’。”家住北京朝陽區的張女士向《財經》新媒體表示透露:“我每次都打賞,以為是必須的,直到有次被旁邊拿快遞的人提醒,才知道可以點擊跳過這一步。”



(豐巢快遞柜的打賞二維碼及支付頁面)

對此,豐巢官方微博回應稱,取件贊賞并非強制,也不屬于二次收費范疇,用戶可自主選擇是否贊賞,亦可“跳過贊賞”直接取件。

對快遞員而言,大多時候,直接將包裹投放到快遞柜是一筆劃算的買賣。一位北京地區的中通快遞員向《財經》新媒體表示,自己負責的片區多是老居民樓,平均每天可派送150單左右,每派送一單提成1元。“扣去話費,一單賺不了幾毛。都送上門,說實在的干到晚上也送不了100件。”

相比之下,若直接放在快遞柜,盡管不同規格的格口租賃費從0.35元-0.45元不等,但好在能節省更多時間派件和攬件。“要想多派件,給快遞柜和驛站的錢還是得花,效率上去了,有更多精力攬件,做一單十塊,收入還能過得去。”

但如今令他擔心的是,在《管理辦法》生效后,若仍將包裹直接放于快遞柜中,必然會導致更多用戶投訴,而一旦投訴成功自己將被罰款五百元。此外,快遞柜還時常會發生系統故障,導致給用戶漏發取貨碼;在小區停電時,也將無法正常使用,這些都是引發服務糾紛的導火索。“一塊一塊的賺,一百一百的罰,如果單子數量沒提上去,肯定越來越難干。送不送上樓,我們聽公司的。”

依然在做賠本生意

快遞柜運營商何時走向盈利?

在新規面前,需要改變的不只是快遞員,快遞柜運營商待解的難題也變得更加復雜。按照《管理辦法》,運營企業在監控設備安裝、寄件人身份查驗、物品信息登記等方面的責任進一步被強化,同時要求其合理設置快件保管期限,在保管期限內不得向收件人收費。多重制約下,走向規范化的快遞柜行業亟需盡快破解盈利難題。

國家郵政局發布的《2018年度快遞市場監管報告》顯示,2018年,全國投入運營智能快件箱27.9萬組,新增7.3萬組,箱遞率達8.7%,同比提高1.9個百分點。預計到2020年,快遞柜市場規模將近300億元。但面對龐大的市場規模,快遞柜行業的兩大巨頭——豐巢及速易遞依然未走出虧損狀態,如何扭虧為盈已成為困擾行業多年的難題。

據速易遞母公司成都三泰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發布的《2019半年度業績預告》,今年上半年,三泰控股虧損5000-7600萬元,整體虧損主要系對中郵智遞科技有限公司(即速易遞的運營方)按權益法核算分攤的投資損失所致。

來自豐巢方面的財務數據同樣不樂觀。可查數據顯示,2018年前五個月,深圳市豐巢科技有限公司的凈利潤為-2.5億元。2017年,凈利潤則為-3.9億元。豐巢CMO李文青曾表示,豐巢虧損主要是增設新快遞柜所致。

一位智能快遞柜生產企業的市場營銷人員向《財經》新媒體表示,一組40個格口的快遞柜(主柜+副柜)成本平均在3萬元左右,主要收入來自快遞員支付的租用費、收件人支付的包裹超期滯留費及廣告收益。放置于小區內的快遞柜,運營方還需要與當地物業協商場地費及電費等。“這屬于重資本投資,情況好的話一般兩年才能回本。”

盡管如此,持續背負虧損的行業巨頭們并未放緩擴張腳步。據最新數據,截至2018年8月,速遞易快遞柜共投放8.5萬臺,累計派件量超過18億件。截至2018年底,豐巢稱在北上廣深的快遞柜市場占有率超過70%,日均派件量超過900萬件。“必須要有規模效應才有可能賺錢。”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員曹磊認為,在此基礎上,再來探索可持續的盈利路線。

同時,加快實現營收多元化,也被普遍視為突破盈利難題的重要途徑。當前,豐巢上線了特惠商城及二手商品轉賣等電商項目,速易遞也提出要探索快遞柜的增值服務。“大家都在摸索,但收入大頭還是老幾樣。”

“由于投放、安裝與后期維護成本居高不下,快遞柜仍陷于盈利困境,這無疑將會成為該行業發展的重要障礙。”經濟學家宋清輝在接受《財經》新媒體采訪時認為,運營商需要開發出更多的商業模式,例如自助寄件、生鮮電商等業務,使快遞柜真正成為連接社區O2O服務的重要樞紐。(來源:《財經》 文/王小貝 蔣詩舟)

網經社“電融寶”(http://www.cleveriphoneapps.com/Index/finance.html)是專業的電商投融資服務平臺。擁有的20000+投資方數據庫(包括天使投資人、VC/PE、產業資本、互聯網巨頭、上市公司等),以及近20年10000+電商融資事件大數據庫。為創業者提供項目主頁、項目診斷、項目包裝、投資人對接、項目宣傳、融資路演、社群對接、數據庫定向發送等多項服務。是電商企業投融資的重要“智庫”與投資者之間的“橋梁”。

平臺名稱
平臺回復率
回復時效性
用戶滿意度
骚虎视频-官网-黄色的影院-骚虎成人